又沏茶

我在喃妙起來結帳時,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的事了。

 

「掃這個碼就可以了。」

 

「好的。」

 

「台灣人嗎?」

 

「沒有,香港人。」

 

「哈哈咁我哋可以講白話喎!自己一個嚟玩?」女孩笑著問。

 

「係啊哈哈。」我尷尬地笑了笑。

 

「點解揀潮州嘅?」

 

「之前由深圳嗰邊一路上黎,見同汕頭咁近所以就順便嚟睇下。嚟到先發現原來潮州步調咁悠閒,同汕頭嗰種喧鬧完全唔同。」

 

「哈哈我都係早兩日至係深圳返嚟,感覺真係差好遠,返嚟住咗幾年之後之後已經開始適應唔到嗰種急促嘅步伐。」

 

女孩說著回到沏茶的座位上,燒起了水來。「趕唔趕時間啊?唔趕的話再坐多陣?」

 

我愣了一愣,想到現在已是深夜十一時許。

 

「唔趕,唔趕。」我放下背包,慢慢的坐下。這時,一隻淺棕色的小貓爬上櫈來,鑽進了我的懷裏。

 

「之所以叫作工夫茶呢,是因為我們喝茶的時後很講究。」女孩又說回了國語。「我們的茶具講究、茶葉講究、水質講究、溫度講究、時間講究、沖茶的人講究、喝茶的人也同樣講究。」說著她把茶湯從碗裏倒進小小的茶杯中,杯的底下放著一片原木做的小杯墊。她揚一揚手,示意我品茶。

 

「這是我們這邊的單叢茶,有喝過嗎?」

 

「我好像連聽都沒聽說過⋯」我不好意思地說。

 

女孩格格的笑,道:「我們這邊幾乎都喝單叢茶,不過產量較少,一般來說在潮汕地區就已經分配完了,所以很少外放。」

 

我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口腔與鼻腔上,期望能分辨出鳳凰單叢的特別之處。

 

「你現在來得正是時候,幾年前的潮州其實並不這樣。」

 

「嗯?怎麼說?」我吞下茶湯,再次把注意力放回對話上。

 

「就以這一家茶舍為例,也是2016年才開的,我們算是第一批回來創業的年輕人。我本來也是在廣州深圳那邊讀書工作的,心想在外面看到好玩的,為什麼就不能帶回家鄉?」

 

「哦所以我在這附近看到的老房子咖啡店啊,書店啊,都是這幾年才開的囉?」我恍然大悟。

 

「是的,我們這一群人就常常聊還能為這個地方做點什麼。就一點點的去做吧,希望它能跟種子一樣慢慢散播出去。」說著她臉帶微笑。

 

「我還有一個夢想啊,就是希望老了之後能在這裡開家老人院,讓那些孤獨的、孩子離開了的、婚姻不美滿的都能聚在一起,閒時喝喝茶啊,炒炒菜啊,聊聊家常什麼的。」

 

「哈哈還挺浪漫的。」我看見她眼裡有道光芒。

 

「我就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!」說著她又格格的笑了起來。

 

我拿起茶杯,又呷了口鳳凰單叢。大腿上的小貓趁這時候躲進我衣襟下的陰影裡,看來是有點睏了。

 

 

 

R0110625

 

 

 

R0110620

 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