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鎮(下)

「不過這兒也快得清拆了,以後做陶就沒那麼方便。」陳老師放下手中的茶杯,從口袋裏拿出香煙。

.

「抽嗎 ?」他剛好從盒裏抽出了一根。

.

「不,謝謝。」我微笑著搖了搖頭 。 「那你以後打算怎樣?」我追問道。

.

「誰知道呢。」他深深的吸了口氣,別過頭,然後吐出一團長長的白霧。「總得再找個地方吧。」

.

想來這附近雖然殘破,但小型陶坊林立,相信對他們來說本來在設備上及租金上都是個不錯的地方。

.

「那你當初為什麼想要從北方跑這裏來?」我好奇一個為藝術離鄉背井的人,心中追求的到底是什麼。

.

他靜了一响,道:「好的陶瓷哪,是可以養人的。」說著他呷了口茶,然後緩緩舉起茶杯,「你說你拿著隻青白瓷,也不可能把它當成一般杯碗,然後用完就隨便扔到洗碗盤裡吧。你肯定得小心翼翼的使用它、欣賞它、品味它,然後才慢慢的把茶喝下、把飯吃下,是吧?」

.

「可惜這幾年的景德鎮變了很多,跟我剛來的時候氛圍差很遠。」他用食指輕彈一下香煙,煙灰應聲而落。

.

「以前不用到什麼特定景區,跟本滿大街都是陶藝店,而且都是老師傅們做的。後來遷的遷,拆的拆,那些老陶房,一拆就得賠償。老師傅們拿了一大筆的錢,還需要這麼辛苦的搞陶麼?搞藝術的人哪,是不可以富起來的。」

.

「嗯好像也是。」我依稀記得從另一位畫畫朋友的口中,也聽過類似的話。

.

「不過誰叫我心志在此呢,現在只求能生活下去就行。」他淺淺一笑,然後慢慢起身離開座位。

.

「來,我們去陶溪川那邊喝上一杯吧!」

.

我望向窗外,發覺此時天色已黑。路上街燈不多,都是靠零星店家的燈火勉強亮著。

.

「外面這麼黑你還認得到路嗎?」我有點擔心。

.

「哈這我閉著眼也能走出去呢。」陳老師自信滿滿地說。

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