宏村

「咦你不回去了嗎?」我記得她的集合時間明明是十一時四十五分,可現在已是正午十二時。

 

「嗯想再在這裡走走⋯感覺這裡需要用時間來感受呢。」

 

她是昨晚在考拉晚飯時認識的哈爾濱女孩,今早又在宏村碰上了。

 

「也的確是,那我們再走走吧。」我回答道。

 

——

 

正午時分,宏村旅客特別多,而且幾乎都是領隊拿著咪高峰在講解。但只要避開主要線路,拐進後村或橫街窄巷中,便能發現村子憩靜安穩的一面。那一座座青瓦白牆的徽派民宅,掛上串串紅燈籠,家家戶戶的門前春花又正開得燦爛,美得讓人想索性在這住上三五天。

 

我們捧著毛豆腐在巷弄間蹓躂,忽然看到一間小小的老房子咖啡店,裏面正放著似曾相識的民謠。那男歌手的聲音,有點低沉。

 

「還真想在這待上一整個下午呢。」身旁女孩輕輕的道。

 

我回過頭來,笑了一笑,便上前拉開咖啡館那道厚重的木門。

 

——

 

坐在咖啡館的閣樓上,行人都仿佛消失不見。放眼望去,盡是一橦橦古老的徽派民宅,斑駁牆瓦上,開著爭艷鬥麗的野花,老樹上的蟲鳥此刻又在肆意嗚叫著。我在想,幾百年來,老樹面對來去匆匆的過客們,會否曾有一絲不捨,還是早已習以為常?

 

「所以你這次打算出來轉多久?」女孩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。

 

「呃這⋯⋯我還真不知道。」我回過神來,然後如實回答。

 

「所以回去的日期還沒有定下來嗎?」

 

「還沒有,所以心𥚃才不怎麼踏實。以前即便是去走個三星期、一個月,都有個期限,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到家。跟這次⋯⋯有點不一樣。」

 

「家𥚃人都沒反對嗎?」女孩問。

 

「我都跟他們叨叨嘮嘮好一段時間了,所以到真要發生時,我倒覺得他們反應是挺平靜的哈。」

 

女孩拿起裝著美式的瓷杯,捧在掌心,可是好像並沒有要喝下去的意思。

 

「⋯⋯真令人羨慕呢。」她緩緩地吐出一句,並把目光投放到窗外。

 

這時我亦拿起咖啡杯,把那早已放涼的最後一口美式喝下。「那對你來說這次的黃山之行感覺怎麼樣?」

 

「感覺很不錯啊!」女孩轉過頭來,再次面露笑容。「爬黃山的確是很累,但總覺得有時候只要勇敢一點、主動一點,就會有神奇的事情發生呢。像我那次在等公交時就認識了個一塊兒爬山的小伙伴,然後昨天晚上又認識了你們。」

 

「是的,我到現在還是認為旅行最可貴就是路途上遇到的人。景點、美食基本上一直都在,而且什麼時候去可能分別也沒那麼大。但是兩個來自不同地方的人,可能只要把行程延後那麼一天,提前一個路口拐彎,或是做了另一個看似無關痛癢的決定,可能就這輩子也不會再遇到了。」

 

女孩靜靜聽著,然後慢慢把杯湊到嘴前,啜了一小口咖啡。

 

我接著道:「當然在這當中有絕大部分都只是互相擦身而過,但只要偶爾能碰到那麼一兩個能聊得來的,而且還願意彼此保持聯絡,就已經十分值得了。畢竟這世界是那麼的大啊。」

 

「嗯⋯⋯是的⋯⋯」女孩又笑了起來,她笑的時候雙眼會彎成腰果似的形狀,十分好看。

 

「要不冬天的時候也來一趟哈爾濱吧。」

 

「欸,那不是超級冷的嗎?」我聽說那是隨便撒泡尿也能結成冰的程度。

 

「我們也冷這麼久了,就是得讓你們這些南方人嚐嚐什麼是冬天呵。」

 

「哈⋯⋯好吧⋯⋯」我不明白為何身為南方人就要被報復。

 

「要不你來了我請你吃大炖鵝哈。」

 

「打盹兒?」

 

「大。炖。鵝。是我們那邊的特色,冷天時吃很暖身的。」女孩字正腔圓的道。

 

「在中文老師面前講中文真有壓力哈⋯⋯」

 

「哪有這麼誇張!你別誇大。」說著她又呵呵的笑了起來。忽然,女孩睜大了眼,問:「欸!現在幾點!」

 

「五點半⋯⋯欸!五點半了!」我看了看手錶,也驚醒過來,「尾班車不是五點嗎?」

 

「好像是的,回村口的路你還記得嗎?」

 

「記得。」

 

「那我們走吧。」

 

「嗯。」

 

我急忙步下樓梯,然後推開咖啡館那道厚重木門,映入眼簾的,是斜陽下的宏村。原本皎潔的白牆,此刻被烤成了金黃色,老樹梢的倒影,就那麼安然地掛在青瓦上,隨著微風搖擺。

 

身後的女孩忽然也不走了,就那樣默默站在我身旁。

 

 

 

 

「美吧。」她輕輕的道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嗯,是的。」我靜靜回答說。

 

 

 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