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葉之庭 | 都市人的孤悲

前陣子的雨下個不停。就在水滴用力拍打玻璃的瞬間,腦海又再次響起那首清脆的旋律。連串音符就如雨點敲打琴鍵般柔和輕盈,我心頭一暖,彷彿此刻就正身處那座光之庭園中。我起身步進房間,打開櫃門,再將手臂探進書櫃深處,緩緩抽出那本包覆著綠色書皮的文庫本,發覺那陣翠綠比我印象中的還要鮮艷不少,就如大雨過後的嫩草一般。

.

那年夏天,我看了一部以雨天為題的影像詩篇。男主角孝雄是懷抱輕狂夢想的高中生,女主角百香里則是察覺自己難以邁開步伐的社會新鮮人。兩人藉著天氣和季節更替以和歌互寄心聲,是個淡雅細膩的故事。及後仍覺意猶未盡,於是找來這本小說拜讀,才發現原來文學系畢業的新海誠,居然能寫出比他動畫電影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小說作品。《言葉之庭》自此成為我最鍾愛的新海誠作品,至今未改。

.

僅長四十多分鐘的電影將鏡頭聚焦在男女主角身上,而小說則著墨描寫圍繞他們身邊的眾多角色。書中每個章節皆由不同人物視點出發,一些即便在電影中僅佔一兩個分鏡的過客,都會有其完整篇章詳述他們的個人故事與內心掙扎。比起兩位主角,這其中的一些角色甚至更能引起共鳴。

.

——不知何時開始認真做起鞋子的弟弟、不顧一切想當演員的梨花、和比自己小一輪的中年男人認真交往的母親⋯⋯這些人怎麼都那麼蠢!我在心裡不停地咒罵。他們奮不顧身朝著不可能的目標衝去,彷彿除了終點,再也沒有其他地方了。我的眼淚突然湧了出來,這已是今天第二次了,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啊!

我好羨慕他們⋯⋯

靜靜吸著鼻子,拚命把絕不願說出口的心情壓回自己的心底。

.

孝雄的哥哥翔太看著為了理想而奮不顧身的弟弟,偶爾還是會憶起自己從前有過的夢想。他不清楚自己為何會無故討厭弟弟,只知道那段回憶總會不時在心底隱隱作痛。

.

——他父親說:「明知道這片土地即將下起黃金雨,怎麼會有人想要離開?」可是年輕的宵峰想要的不是既定的未來,而是全新的未知。

「我想去很遠的地方。」

語氣就像是在吐露祕密般的嚴肅,聽得孝雄忍不住抬起頭來。

「我一直在尋找能夠帶我前往某個不同世界的人事物,現在也是。」

.

男主角打工時認識的宵峰放棄了在中國老家的高薪厚職,一個人來到日本漂泊,為的是要迎接那虛無飄渺的未知。而然即便已經身處異國,此地此刻也僅是遊子再次追尋遠方的另一開端。

.

——連我自己也覺得意外。我原本以為比起孝雄,我才是那個會前往遠方的人。

我從小讀過許多書,對外國無限嚮往,也一直想著長大後要住在某個遙遠國度。可是,從我二十一歲生了翔太之後,每天過著忙碌的生活,一眨眼時間就過去了。結果,我一出生就住在東京,人生也幾乎都在車程不超過一個小時的範圍內打轉。而我兒子卻簡簡單單就衝出了這個小圈圈。

我看向兒子,邁開步伐,那天看見的光芒,至今仍未消失。

.

孝雄的單親媽媽怜美也曾對生活有著無限憧憬,可照顧兒子們的時光就這麼飛逝而過,到頭來才發現自己還一直留在原地。可是看到能勇敢昂首闊步的兒子,其餘一切似乎都已經不再重要。

.

對於生活,我們每個人都有其不同的理解。每個人皆背負著不一樣的過去,有著不同的故事,對未來有不同的想法,對生命重心有不一樣的選擇。

.

——每個人一定⋯⋯雪野努力這麼想。每個人一定都背負著外表看不出來的地獄在過生活。

.

我們有時之所以會對一個人嗤之以鼻,或許是因為從沒嘗試去理解對方一直所背負的痛。要是我們都能試著從不同角度出發,或許故事就會變得不一樣,就連世界,也許亦能變得那麼點不一樣。

.

我把小說闔上,抬頭望向窗外,發現雨勢已經消停。從烏雲間探頭出來的暖陽正奮力蒸發著玻璃上的水珠,折射出串串虹光。在這梅雨季過後,大概便能迎來晴朗的炎夏吧,我把小說再次放回書架上時這樣想著。

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